柯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401|回复: 2

业不重不生娑婆

[复制链接]

13

主题

83

帖子

2387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387
发表于 2013-11-1 07:33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篇文章是近日我偶遇几位同修闲聊佛法,其中一位女同修根据自身经历而讲述对四厌离心的体会。听闻之后,感慨很多,内心久久不能平息。征求同修同意,我记述下来供养各位有缘人,希望共增出离心、菩提心和信心。 同修讲述自身的经历如下: 我今天41周岁,表面看起来我大大咧咧的,不拘小节,但是我确是经历多次死亡的人。 我生活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小县城,家中四个孩子,我排行最小。父母结婚比较早,家里孩子多,生活压力很大,但父母尽可能地将他们的爱和财物都给予我们。如今我们已经长大成人足可以回报他们,年迈的他们为了省一元钱公交车的车费,宁可大热天走上三站地;若我们与他们同行,他们为了心疼我们毫不犹豫掏钱打车。 当我还孕育在母胎之时,母亲因为生活压力不堪重负,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,多次想到医院打掉我,但阴差阳错,母亲还是生下了我。 三岁的时候,我淘气顽皮。那时候我家里正好搬到新房子,一家人正在家里欢欢喜喜招待客人,我也从院子里跑过来,趴到窗台上看热闹。不想窗台根儿有一个木板上有根2寸长的钉子,直直地从我脚心穿入。我大叫一声,就昏了过去。这是第一次经历人生之苦。后来看到《大圆满前行引导文》中铁树地狱众生身体被铁刺穿过,我想大概就是这样的痛苦和情形吧。 五岁的时候,我得了甲肝,整天不吃不喝,上吐下泻。当地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,无法确诊。后来遇到一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,他说可能是脑病,需要做穿刺才能确诊,但穿刺会有后遗症,需要家长签字。我当时记得妈妈含着泪把我放在手术台上,然后麻药令我不醒人事。后来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躺在妈妈怀里,妈妈满脸泪水。当时哥哥姐姐都在上学,家里几乎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,可是爸爸妈妈为了我,还是借钱咬牙把我送到附近比较大的城市中的疗养院疗养治疗。 在治疗过程中,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。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,至今记忆犹新。我梦见走廊里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,我不知道他是谁,就是觉得他很可怕。他挨个打开房门查看,似乎在找什么人,我害怕得躲在睡觉的床底下,最后他走到一个房间中就没在出来。当时我小,也不知道跟谁述说,可过了没到三天,梦中的黑衣人所去的那个房间的老头死了。之后在疗养院的记忆,我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,直到回家之后才好了起来。 回家以后,家里没有人照顾我,父母看我智力还行,就把我送到学校。当时我才6岁,毕竟年幼,什么都不懂。早晨从家里七点出发,一路走走停停,十五分钟的路程往往两个小时都到不了,迟到是家常便饭。更可恶的是,我没有规矩,上课的时候,想光着脚丫就光着脚丫,想走就走。上了小学二年级,我就被学校劝退回家。父母跟着我真是操碎了心,他们只得低声下气地四处求人,最后我安排进入当地子弟小学读书。 这个经历总算对我有点作用,我学习变得努力一些,成绩也稍好一些。等我五年级的时候,父母为了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,又求人帮我转学到当地最好的小学。但这个小学所经历的一切在很多年之中都是我的噩梦,直到我考上大学。 这个小学之中我遇到的所有人缘分都特别不好,班主任每天都是以挑剔的目光看着我,同学也特别排斥我,不停地捉弄我,我过得特别痛苦。周围的不善缘终于在一个周末大扫除升华为重大事件。某个男生为了彻底羞辱我,以我的名义写了一封请书给同班另一个男生。在当时那么闭塞和严肃的学校,这件事情足以给我灭顶之灾,而且当时根本没有人听我解释,我哭诉无门,心里又气又羞,但也不可能和父母讲,他们已经为这个家庭苦苦支撑,讲了又有什么用呢?第二天,我自己到学校开介绍信办理转学手续,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子弟小学。但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离开而停息,“不正经、勾引男生、给男生写请书的罪名、骚货”等等名节不好的罪名已经扣在我身上,原来的同学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而我已经不是原来乐观向上的我,我开始变得自卑、懦弱,遇到问题就想逃避。可是那时,谁能帮我呢?那一年我才十岁。 就这样到了初中。初二的时候,我跟随学校到野外郊游。那时候看到别人游泳好像很自在很轻松的样子,我想游泳也许和走路一样容易吧。我换好衣服,“扑通”一下跳进水里。进入水中以后,发现根本不一样,我开始喘不上气来,手忙脚乱,也不知道怎么总算浮了上来。我再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 在中学时代看到他人死亡的直面经历是初三和高三。初三的时候,我们班一个学习特别好的女生因中考落榜而自杀,事情的经历很匪夷所思。当时以她的成绩即使整天不学习,她也能考上我们子弟中学的高中,可是她却意外落榜,后来因家人言语过于尖锐,她喝药自杀,那一年她才十六岁。我当时所在的中学是当地比较差的学校,治安环境不好,学校的学生经常和社会人员斗殴。我们高三时候的班长是个很腼腆、很儒雅的男生,可是他在拉架中被对方用棒子打到头部,从此再没有醒来,花一样的人生就这样戛然而止。我不解:人为什么会死? 我在这样的中学高考落榜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我选择了复读,当时我们班大多数人选择就业。后来我考入一所大学。这段大学经历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。但人人往往在最有意义的阶段却虚度光阴,等时光不再的时候想好好生活。我那时候过得混混噩噩,如同打开镣铐的囚徒,整天瞎玩也玩不出个门堂,看似很努力地学习,可到头来看着自己笔记感觉很陌生。临近大学毕业时,我又遭遇再一次直面死亡的情景。当时我们去河南实习,老师和我们一起包了一辆中巴车。因为我有点晕车,回来的时候,我就抢先上车,坐在司机旁边的副驾驶位置。回来的途中经过一处很长的陡坡,同学和老师经历一天的劳累都昏昏欲睡,这时候,我听见司机嘀咕一声:“坏了,刹车坏了!”车速越来越快,像脱缰的野马一样,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好。路边是一处集市,集市上的人们都准备收摊,这时我们的车横冲直撞飞速而来。我到现在还记得最后定格的那个镜头: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背对着我们车正往自己的拖拉机上装东西,等他听到四周大喊大叫的声音时,他刚想转过身来看看究竟时,我们的车一下子就把他撞扁挤在两个车中间,我眼前的玻璃一下子碎了,我看到这个男人的表情是那么的痛苦和不解。后来,我想这个男人应该是代我死的,因为通常司机为了强制停车,本能地往往会牺牲副驾驶的位置而不是他自己。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以这样的方式停车,我可能轻则受伤、重则丧命。可是这次行程匆匆而过,我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姓名,我又能为这个失去生命的男子做点什么呢? 毕业之后十年的社会经历再一次让我体会轮回之苦和生活之无奈。刚毕业的我一腔热血,觉得只要能学到本领,吃点苦不要紧,可是业障深重,这点想法从未得以实现。我遇到的第一个领导管理方式真的很令人费解,他一边让我干活,一边还要批评我打压我。当我对父母诉说我的苦闷时,父母以他们的经历来说服我,让我学会讨好领导,可是这违背我的本意,我第一次感觉家庭教育的缺失。但出路在哪里?茫茫暗夜中谁给我以明灯?多年后,我再次见到这位领导时,他不敢直视我,躲躲闪闪,我想伤害别人最终的结果是无法面对自己。 人在孤独无助中,总喜欢寻找新的外缘来解决问题,当时我选择了婚姻,以为开始新的生活能有好的开始。但老公的性格和智慧根本无法给予我精神力量,天性好玩的他经常麻将通宵,而且把我们一个月生活费全部输光之后还要我哄着他,因为他输钱不高兴。我遇到工作问题郁闷不解时,他除了激化矛盾之外,从未给予我积极乐观的帮助。多年学佛之后,我才发现其实寻找外缘只不过是暂时将烦恼掩盖起来,真正的快乐来源于自己的内心。 生孩子的时候我难产,手术的时候发生了两件事情。当医生给我打第一次麻药时,我没反应,这时候我能感觉肚皮被手术刀划开的感觉,就听剖腹产的医生说:“赶紧拿孩子,孩子不行了!”(事后主刀医生说,如果手术再晚二个小时,我和孩子都没了。)这时候麻醉师给我第二次麻药。通常剖腹产麻醉后一个小时就会醒来,而我整整昏迷了八个小时。而且我醒来时的一刹那感觉是从红光中醒来,而且旁边有个男生的声音一起呼唤我,但这个声音我不熟悉,我也不知道重病监护室为什么会有不认识的人过来看望我?这个人看我清醒过来以后,马上离开了,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多年以后,我在无意之间看到一则医疗事故新闻报道时,我突然明白昏迷期间在我身边唤醒我的那个男人就是麻醉师本人,因为给我的麻醉剂过量很可能造成我的死亡或脑瘫,所以他一直在我身边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。而且学佛多年以后,看到中阴法义的时候,也才明白我醒来之前的红光是死亡之显现过程。就这样,生孩子的过程,我和死亡二次擦肩而过。 孩子两岁时,我身体极其不好。有一次到医院检查的时候,医生拿着我的血液化验单对我说:“你的白细胞和红细胞连正常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,你赶紧住院系统检查吧。”可是我们当时很穷,父母为了孩子也很操心,我哪里有钱治病?我拿着化验单,一路哭一路走,后来就坐在马路边上面留眼泪。我看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是那么得陌生,当时我的孩子才两岁,如果我死了,孩子怎么办?后来我想起了毕业实习过程中替我死的那个男子,我想如果老天让我死,可能我早就死了,我不治了,什么时候死就死吧。就这样,我擦干眼泪回了家继续生活。 这样的生活状态我一直持续了十年,后来我把年幼的孩子托付给年迈的父母,鼓足勇气一个人开始异地打工的生活。因果之剧情显现不因为你改换了道具和场景就会截然不同,该我经历的一丝一毫不会错谬。八个月的打工经历让我铩羽而归,而且再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——我差点被高中坠物砸死,仅仅十厘米之差距,一边是世间,一边是阴间。 这个阶段我特别茫然和痛苦,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密码哪里编排错误?我不是我们班最差的学生,为何我的生活会过得如此不堪?我到底哪里错了?谁又能来帮帮我?那时候我如无头的苍蝇、无家的流浪狗,惶惶不可终日。那时候我也跑到书店看书,却发现看的时候能想明白,可以一出书店,现实依旧让我看不到希望。甚至我到基督教堂去礼拜,但却发现那里不是我想要的东西.我不知道我未来去哪里?哪里又是我心之归处? 世间纷纷扰扰地尘埃总算有了止息之时,往昔的善根开始萌发。我总算遇到了佛法,继而幸运遇到了自己的上师。从佛法中我不仅找到了内心所有问题的答案,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,那就是因果之规律。佛陀以无以伦比的智慧为我们揭示因果之奥秘,无论信佛还是不信者,若能遵循因果之规律,都能过上幸福安乐的生活。在接触佛法之前,我一直为自己抱屈,觉得好人没好报,而接触佛法之后,才发现自己造下了很多深重之业障。小学时为了响应学校灭四害的号召,消灭苍蝇几万只;为了家里几只鸡鸭,生擒活捉无数蜻蜓并活生生地穿胸而过,而这几只鸡鸭最终都成为我们改善生活的菜肴。多年后,我因肺结核并发胸积水,不得不需要多次针刺穿入胸内抽胸水,我想当时蜻蜓遭受的痛苦无数亿倍超胜于此。 我和父母或亲友提到上师的时候,他们都特别不理解。父母认为从小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为了你我可以付出我的所有和生命,为何一个陌生的藏族出家人就这样轻易把你“夺走”?老公更是认为“你信佛就可以,何必要接触一个陌生出家人?你也不了解他,你怎么会这样容易相信他?你受骗上当怎么办?我和你生活在一起,我给你吃的和穿的,你应该对我更信任才对。”物质上的一切固然重要,可是若没有充实的内心,我如同行尸走肉,这样的生活苦不堪言。 从自我感受的角度而言,我们的烦恼和痛苦可以通过表情和肢体语言表达出来,而自己内心的种种痛苦是无法说出来的,而遇到上师真的是非常奇妙的经历。即使你不曾对上师说一句话一个字,上师全部了知你所有的苦痛和伤悲,而且如春雨润物般,看似无意之中给予你全部的答案。上师可能无法给于我万贯钱财,可是上师给予我开启福德之源的钥匙。从上师身上,我体会着“遍知”的含义。上师对待我,比父母还要周到严格且不失细腻温和,比自己的知己还要贴心宽慰,上师给予我这世间所有书籍和师长都无法给予的智慧和启迪。遇到上师之后,我心里变得踏实,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在哪里遭受什么样的事情,上师都会以圆满的智慧帮助我脱离困境。有上师的人,可以面对一切境遇。 我的大恩皈依老上师给我取的法名汉文意思是做个快乐的人。确实是啊,我经历了这么多苦难,我变得悲观、懦弱、经常忧心忡忡,可是快乐才会令生活充满阳光啊!最最重要的是上师教授我修行的方法,让我变得很快乐、更豁达、更坚强,从而我有能力和智慧回报一切于我有恩德之人。在聆听上师的教诲中,我不断完善家庭教育中所缺失的环节,并以此来教育自己的孩子、影响周围的有缘人。事实证明,若能按照佛的教诲而行事,诸事吉祥。 最近闻思《大圆满前行引导文》,我真的觉得这部法本太好了,里面讲得内容都可以联系我自己及父母的经历。比如说死缘无定,确实是这样啊,我从小到大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和同龄人相比而言,更多体会死亡的恐惧;比如说业之因果,说得太对了。我父亲从小喜欢打鸟,现在住在正规小区的高层住宅里,却总是担心江洋大盗夜晚破窗而入,于是把家里窗户安上铁栅栏,如同鸟笼一般。 我真的无法想象,若没有上师,我的人生会怎样灰暗无光?若没有佛法,我的长夜该如何漫漫无眠?可是现在的我,虽然觉得佛法好、上师好,自己遇到上师三宝也是幸事,但却投入度不够,苦的时候想起修行,乐的时候散乱放逸。 大恩上师经常说:“消除业障的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经历痛苦的方式而消除,一种是修行佛法的方式来消除。”我想,还是要多思维四厌离心吧,否则自己白受那么多苦了,也真对不起自己。 上师多加持! 后记:业不重不生娑婆。我在听闻这位同修讲述过程中,会跟着她一起落泪。现在承蒙上师三宝之加持,她的生活和身体都很好。如这位同修所言,好的时候散乱放逸,似乎以前受的苦都忘记了,我亦如此。今天把这些文字记录下来分享诸位有缘人,希望上师加持令四厌离心之法义纳入心相续,令吾等具足精进修行之动力早证菩提! 喇嘛钦!
菩提心语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

主题

31

帖子

1891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891
QQ
发表于 2013-11-1 20:1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恩师兄不辞辛苦分享。随喜赞叹!:default54:
六世达赖仓央嘉措:“世间事,除了生死,哪一件不是闲事?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68

帖子

439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395
发表于 2014-1-19 20:4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:fosmile6:
慈诚拉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柯日密咒洲  

GMT+8, 2018-1-19 23:10 , Processed in 1.054555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